联系我们
武汉市光谷大道现代世贸中心A栋10楼
158 7175 8188
4006 196 170
2254257424@qq.com

湖北天门黑帮自诩第二镇政府 老大自封“”

时间:2018-11-26 11:41:28  来源:保镖公司    浏览:

  在天门市渔薪镇,盘踞着一个组织严密的涉黑犯罪团伙。团伙头目罗召龙自任“第二政府”“”,另两名“高管”分任“镇长”和“派出所所长”。

  2008年12月30日,经过近半年的秘密跟踪调查,天门市公安局将该团伙成员一网打尽。昨日,该市警方透露,该案即将进行二审判决。

  1997年,王德祥在天门市渔薪镇从事建筑工程,积累了一定资金。2002年,罗召龙、雷俊锋等相继入伙,涉黑犯罪团伙逐渐成长壮大。之后,被称为“龙哥”的罗召龙得势,成为团伙头目。

  该团伙在违法犯罪活动中,形成了“核心骨干一般成员”三层组织结构。核心成员是组织者和领导者,负责团伙的“经营”和秩序维护,骨干成员则纠集一般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控制、插手工程建设牟利是该团伙的主要经济来源。该团伙以合伙或入干股方式,安排骨干成员“监工”,控制了天门市渔薪高级中学的工程建设,插手渔薪镇村级公路、联通基站建设和龙华中学下水道工程等。

  罗召龙自任渔薪“第二政府”“”,经常出面“摆平”民间纠纷。一次,该镇两户村民发生矛盾,动手打了起来。罗召龙得知情况后赶到现场,强行将双方分开,让他们各交500元“调解费”,并威胁,谁要是再敢动手,就等着被“收拾”。

  2004年2005年春节期间,罗召龙安排组织成员到渔薪客运站收保护费,凡是开往汉口、武昌的加班车,按30座以下100元、30座以上150元的标准收费。

  2008年11月,罗召龙等人到镇区某餐馆,因他人说了一句“有么事,等哈”,罗召龙等认为对方不给面子,对多人进行殴打。

  2008年7月,天门市公安局对罗召龙涉黑犯罪团伙立案侦查。2008年12月30日,以罗召龙为首的10余名涉黑犯罪团伙成员全部落网。

  据调查,该团伙多次组织实施违法犯罪,寻衅滋事9起,敲诈勒索6起,强迫交易4起,故意伤害1起。

  2009年12月30日,天门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:被告人罗召龙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、强迫交易罪,执行有期徒刑13年。雷俊锋、王德祥、胡武峰等团伙成员获4年至12年有期徒刑。

  2008年6月,陆续有群众举报渔薪镇城镇建设服务中心职工罗某等一伙人,在当地为非作歹。天门警方高度重视,天门市委、政法委、公安局长廖鸿韬要求成立侦破专班,先秘密取证,后集中抓捕,再扩大战果。天门警方随即安排民警顺线追踪,进驻渔薪镇秘密调查取证。经过一段时间秘密调查,一个以罗某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浮出水面。

  前期调查结束后,警方果断收网,于2008年12月30日,在天门城区南环路一餐馆内将罗某等人抓获。该团伙其他成员相继落入法网。昨日,天门警方通报说,该团伙一共十余人,在当地为非作歹,作案20余起,致伤10余人。2009年12月30日,天门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:被告人罗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、强迫交易罪,执行有期徒刑13年。其他团伙成员则分获12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,罗某等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。目前,该案二审即将宣判。

  昨日,据办案民警介绍,最初,该团伙的核心人物并非罗某,而是另有其人,只是该势力在壮大过程中,先前的核心人物被排挤掉了,罗随后被称为“龙哥”。检方起诉书中也称,罗某被称为渔薪镇“第二政府”的“”,团伙成员雷某被称为“镇长”,郭某被称为“派出所所长”。

  据介绍,当地曾有居民发生纷争,当地村干部及派出所民警上门调解未果,当事人找了“龙哥”调解,“龙哥”欣然“受理”,他将当事双方叫到一起,让双方先各付500元的“调解费”,然后放出狠话,谁要是以后再纠缠此事就揍谁,迫于龙哥的威势,此事就此了解。

  据了解,该团伙在违法犯罪活动中,形成了“核心骨干一般成员”三层组织结构。核心成员是组织者和领导者,负责团伙的“经营”和秩序维护,骨干成员则纠集一般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控制、插手工程建设牟利是该团伙的主要经济来源。该团伙以合伙或入干股方式,安排骨干成员“监工”,控制了天门市渔薪高级中学的工程建设,插手渔薪镇村级公路、联通基站建设和龙华中学下水道工程等。

  警方发现,该团伙长期盘踞在渔薪地区,强讨恶要、欺行霸市、殴打无辜、强揽工程、敲诈勒索、非法行使公共管理权,给当地群众造成一定心理恐惧,也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社会生活及经济秩序。

  如2004年、2005年春节期间,罗某安排组织成员到渔薪客运站收保护费,凡是开往汉口、武昌的加班车,按30座以下100元、30座以上150元的标准收费。

  2008年11月,罗某等人到镇区某餐馆,因他人说了一句“有么事,等哈”,罗某等认为对方不给面子,对多人进行殴打

  昨日,在天门市看守所,记者见到罗某时,他显得很轻松,一上来就对记者所使用的尼康D90相机很感兴趣,他告诉记者,落网前,他所使用的就是这款相机。1975年出生的罗介绍,他有个14岁的儿子,现在上中学,“随时都想念”着儿子,他称他很冤,并称检方指控的那些团伙成员,跟他都没有关系,并否认自己被人称作“龙哥”、“”,并表示没有给谁调解过纠纷。

  昨日,记者从天门警方了解到,这两起涉黑案件的成功侦破,除警方正视问题高度重视外,还得益于天门市公安局紧紧把握侦办夏思聪涉黑犯罪团伙案件(即“天门打黑第一案”,本报曾作报道)的有利战机,乘胜追击,结合全省开展的“除五霸”集中统一行动(即:重点打击盘踞街道小区强迫提供服务的“街霸”,横行集贸市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的“市霸”,垄断或霸占建筑、运输和娱乐等行业的“行霸”,出没乡村街路为非作歹的“地霸”,从事报复、打砸、敲诈等违法活动的“恶霸”),把斗争锋芒直指黑恶团伙易于侵害的建筑工地、交通运输、娱乐场所等区域、行业,对现行涉恶涉霸案件,露头就打,快侦快破;对有影响的霸恶势力团伙,通过调查走访、案件梳理、耳目贴靠等方法收集、固定犯罪证据后,集中收网等。

  记者在天门采访期间了解到,因警方一连成功摧毁三个黑社会团伙,当地涉及有关行业的垄断经营彻底打破,企业周边环境明显改善,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明显上升。据了解,此前在全省社会治安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测评中,天门市居全省前列,且在众直管市中名列第一。

  位于江汉平原南部的岳口镇,系天门第二大重镇。据警方介绍,近两年来,一个以陈某(当地人,1966年出生)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,在该镇逐渐坐大,居民敢怒不敢言。

  据办案民警介绍,此前,当地人张某系陈某的“马仔”,张某手下有两个很厉害的“打手”,分别为周某和李某。在一次争执中,周某和李某联手打退了与之争执的七八个青年,名声大振。

  陈某为让周某和李某为己所用,于是向张某要人。张某提出条件:要人可以,但每年陈某要拿出5万元钱,由张某自己给周某和李某发工资。但陈某并未同意这一提议。原来,陈某在当地经营黄沙生意,张某常找陈某买沙,很多沙款被张某用掉了未付。

  这种种原因交织在一起,加上打斗事件案发当天,张某在另一个沙场买了沙,为垄断岳口地区黄沙市场的陈某,指使当地人童某,由童某率周某、李某等人,在岳口镇长途汽车站附近,对张某实施殴打。

  哪知,张某当天也是有备而来,带了一把杀猪刀;但一见到对方人多势众,当即就跑,结果被对方人马追上打成了个“血人”。随后,陈某致电派出所,声称他已把张某“搞死了”(后经法医鉴定,张某为轻伤)。

  当地警方高度关注,紧急赶赴现场调查,将张某送往医院救治,并迅速控制了陈某。到派出所后,陈某很镇定,在候问室,他让参与打架的弟弟将此事应承下来。但令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,几个小时后的次日,他和弟弟同时被警方刑事拘留了。

  天门警方介绍,陈某落网后,当地群众的举报信如雪片般飞来。天门市委、政法委、公安局长廖鸿韬拍案而起,要求大家正视问题,成立专班,一查到底,进一步扩大战果。天门市公安局随后深度挖掘,历时数月,将该犯罪团伙十余名成员相继抓获。

  警方调查发现,该团伙在当地涉嫌制造违法犯罪案件多起,并致多人受伤。后检方将此案提起公诉后,法院审理查明,陈某于2001年开发、建设天门市岳口中药材公司房地产,并由此积累了一定资金。之后,陈某与社会闲杂人员进行交往,在社会上逐渐形成了一定势力。2008年1月成立了“天门市鸿鑫商贸有限公司”,自己担任法人代表、总经理,采取安排食宿、发放工资福利的方式,网罗了一批人,形成了以陈某为组织、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。

  2005年至2008年期间,该组织以各种手段聚敛钱财,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为组织提供经济保障。陈某指使其组织成员采取暴力、威胁等手段,有组织地在天门市岳口地区多次进行各种违法犯罪活动,实施了故意伤害、危害公共安全、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,在岳口称霸一方、为非作恶、欺压残害群众,当地居民敢怒不敢言。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一个细节,陈某落网后,警方调查发现,平日里,陈某走在大街上,后面牵一条狗,再后面跟着的就是几名保镖。

  2009年12月30日,天门法院以陈某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、犯故意伤害罪、犯寻衅滋事罪、犯强迫交易罪等数罪并罚,保镖公司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,其团伙成员也被判处相应徒刑。

  昨日,记者在天门市看守所,面对面采访了陈某。陈某竟对记者称,他做生意的原则是“从来不与别人争”。

  据陈某介绍,他上有父母,均年近70岁;下有一双儿女,分别在汉口和广州念大学。只要一静下心来,就会想家人,“七想八想的,想他们在怎么搞”。陈某称,当初打张某,主要是因张某欠他二十多万元的沙钱,结果张某只给了几万元。针对群众反映他曾自称是“岳口的天”一说,他也极力否认。他仅承认,自己犯了故意伤害罪,并称现在很后悔,后悔自己的脾气太冲动,“尤其是喝了点酒后很冲动”。

  陈某称,他现在最期待的事是二审判决早点下来,希望法院认定其自首情节,而一审法院对此未予以认定。

  当记者问其平时做生意时有些什么准则时,陈某竟不假思索地说,他做生意的原则是“从不与人争,诚信服务”。

君邦安全顾问有限公司 | 24小时服务 全国派遣保镖

保镖新闻资讯,保镖行业新闻,保镖司机,私人保镖,私人保镖风采,保镖服务

部分新闻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